新視明
全國服務專線
0371-67985955

論古今讀書人明目之法

發布時間:2021-04-22 10:42:42  文章來源:新視明  人氣:
     《眼科論》有云:世之最貴者,莫過于人;人之最貴者,莫過于目。眼乃一身之珍寶,能觀萬物,照耀無窮,內連五臟,外應五行。古人因苦讀而損害眼睛健康的現象頗為普遍,如何養生明目以助讀書,是從古至今備受關注的問題。
       唐代大文學家白居易因早年苦讀而患目疾,他的讀書生涯受其影響很大,在其詩中多有反映,如《眼暗》“早年勤倦看書苦,晚歲悲傷出淚多。眼損不知都自取,病成方悟欲如何”;《得錢舍人書問眼疾》“春來眼暗少心情,點盡黃連尚未平。未得君書勝得藥,開緘未讀眼先明”等等。白居易的例子絕非個別,歷史上文學大家苦于目疾的很多,如唐代劉禹錫,宋代蘇軾、黃庭堅、陸游、楊萬里等,都有相關詩文流傳于世。如何養生明目以助讀書,是古今皆頗為重視的問題。
\
一、損讀書、減思慮
     《素問.五臟生成論篇》云“肝受血而能視”,《素問.宣明五氣篇》又云:“久視傷血”,早已指出苦讀損目的病因在于“久視”。
     《晉書》卷七十五,《范寧轉》載:
初,寧嘗患目痛,就中書侍郎張湛求方,湛因嘲之曰:“古方,用損讀書一,減思慮二,專內視三,簡外觀四,旦晚起五,夜早眠六。修之一時,近能數其目睫,遠視尺捶之余。長服不已,洞見墻壁之外。非但明目,乃亦延年”。
       這句話曾被后世醫書多次引用,張湛雖有嘲謔之意,但“損讀書,減思慮……”六條原則,毫無疑問均有益于身心,若長期堅持,可期明目之良效。畢竟“生病起于過用”(《素問.經脈別論》),無論何種養生方法,必以適度節制、防止“過用”為首要。鑒于此,適當安排讀書時間,盡量減少不必要的視力勞損,當可收到護眼之功。
\\
       即現代人所說,培養良好的用眼習慣和姿勢,保持“一尺、一拳、一寸”。同時減輕減輕孩子負擔,讀寫連續用眼時間不宜超過30-40分鐘。非學習目的的電子產品使用單次不宜超過15分鐘,每天累計不宜超過1小時,使用電子產品學習30~40分鐘后,應休息遠眺放松10分鐘,年齡越小,連續使用電子產品的時間應越短。另外,建議每天達到2小時的戶外活動,從而預防和延緩近視進展。學齡前兒童更應該增加戶外活動時間,增加兒童的遠視儲備,預防近視的發生。
二、讀書燈
       宋代文豪蘇軾詩云:“病眼亂燈滅、細數書塵沙”(《病中夜讀朱博士詩》)。此外,陸游有許多首夜讀詩,如“挑燈夜讀書,油竭意未已(《冬夜讀書》)”。“孤燈對細字,堅做長夜伴(《秋夜讀書》)”。點燈夜讀作為文人讀書習慣,在古代有限的照明條件下,是相當損害目力的一種行為。所以,歷史上才會傳頌諸如集螢映雪、鑿壁偷光之類故事。即使有條件可用油燈,一則光線仍較暗,二則燃燒時散發油煙,也相當討厭。
\
       古人夜讀,或限于家境貧困,無燈可點,只能想其他辦法。就現代人而言,室內光源充足,閱讀光源與主光源搭配,保證閱讀區亮度穩定光線集中、柔和、無眩光,,非閱讀區光源亮度和高度足夠,可有效防止視覺疲勞的癥狀。
三、外洗法
     《蘇沈良方.卷七.治諸目疾》記載了一種外洗眼目法,頗宜讀書人采用:上盛熱湯滿器,銅器尤佳,以手掬熨眼,眼緊閉勿開,亦勿以手揉眼,但掬湯沃,湯冷即已。若有疾,一日可三四為之,無疾一日兩次,沃令眼明,此最治赤眼,及瞼毗癢。予自十八歲因夜書小字,病目楚痛,凡三十年,用此醫法,遂永瘥。樞密邵興宗,目昏,用此法,逾年后,遂能燈下觀細字,大率血得溫則榮,目全要血養。若沖風胃冷,歸即沃之,極有益于目。
       此法當指雙手捧起少量熱水,灑在緊閉的雙目之上,不斷重復此動作,直至水溫變涼。蘇軾本人因寫作過勞所患的目疾沃之而愈。熱水沃目,有溫養活血之功,大概就是其道理之所在。
       現代熱敷眼罩便是利用其原理,通過自發熱控溫技術,讓氧氣與金屬粉在眼罩內達成發熱體,生成肉眼可見的細微濕潤的水蒸氣,作用于眼部肌膚,達到緩解眼部疲勞,放松眼部肌膚的作用。另添加舒緩精油,明目養眼,緩解眼干,眼澀,還可以滋潤眼部,安神助眠。相較于古人熱水沃目,熱敷眼罩可隨時隨地使用,同時也避免了熱水使用不當可能出現的燙傷問題。
\
      《續名醫類案.卷十七》則載:一老人年八十四,夜能細書。詢之曰:得一奇方,每年九月二十三日,桑葉洗目一次,永絕昏暗。
       在特定日期采藥洗目,看似頗涉玄奇,但其藥材確能祛風明目,不妨一試。
       好視力眼貼是北京好視力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的眼健康產品,是采用多種植物精華提取液,復配組方效用更全面,對眼部進行貼敷,可緩解視疲勞,全面呵護眼睛健康。眼貼在避免消費者自行熬煮中藥的不便的同時,區分不同年齡及特點,滿足各類消費者需求。
\
四、明目助讀之方藥
      “服食求神仙”,乃古代道家養生之法,文人群體受其影響很大,通過長期服食某種藥物,明目以讀書,是他們留心重點之一。
     《本草綱目》載多種藥物具有此功效,如蔓菁花:“主治虛勞眼暗,久服長生,可夜讀書,延年益氣力,大良”,多用蔓菁子可以疏散風熱、清利頭目。
       醫書中亦有一些方劑,專為讀書人勞傷眼目而設。最著名為《千金方》神曲丸,此方主明目,百歲可讀注書”,常服益眼,眾方不及,學著宜知,此方神驗不可言,當秘之。
       然而自2004年9月1日起,衛生部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公布的最新制定的《處方管理辦法(試行)》正式實施,醫院醫生在使用處方時將要更加"守規矩",那對于百姓來說,處方則需要醫師注明簽字,且一般當天有效。在避免處方誤用,造成不可預估的可能副作用的同時,中藥處方養生不再成為現代人的選擇。
       隨著現代人安全意識的提高,保健意識趨勢更傾向于健康養生。2020年的疫情也讓更多人感受到了營養保健食品的價值,葉黃素、花青素、維生素A、維生素E等護眼原料早已獲得市場廣泛認可,好視力順應眼健康趨勢,相繼推出藍莓葡萄籽維A軟膠囊、葉黃素藍莓葡萄籽維生素E軟膠囊、黑果枸杞葉黃素酯飲等護眼食品,將保健滲透至日常生活,全面呵護國民眼健康。
\
       高度發達的現代文明給我們帶來大量的物質基礎,同時也給我們帶來眾多的負面影響。古代讀書人在保護眼健康方面的的某些養生之法,對今人頗有借鑒作用。利用現代化工業,回歸基礎,著眼于古今共同點,應是必要且頗具現實意義的。

掃一掃
登錄手機端

{关键词}